央企法治建设系列访谈(一):于腾群 吴姜宏 唐绮霞

央企法治建设系列访谈(一):于腾群 吴姜宏 唐绮霞
来源:国务院国资委网站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8日 字体:【

    央企的改革发展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央企的法治建设无疑是改革中非常关键的一部分。在当前形势下,央企法治化建设进行的如何?合规管理为国有资产提供了哪些保障?合规的制度在“一带一路”等企业走出去的行动中发挥了哪些作用?

  本次访谈,邀请到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总法律顾问于腾群、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兼法律事务部总经理吴姜宏、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部部长唐绮霞 三位嘉宾以企业的实践来为大家谈一谈。

  主持人:各位人民网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央企法治建设系列访谈。今天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三位嘉宾,他们分别是: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董事会秘书、总法律顾问于腾群。

  于腾群:大家好。

  主持人:第二位是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兼法律事务部总经理吴姜宏。

  吴姜宏:人民网的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部部长唐绮霞。

  唐绮霞:大家好。

  主持人:再次欢迎各位能够参加我们第一期的央企法治建设的系列访谈。

  我们都知道央企的改革发展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特别是法治化建设这一块无疑是改革中非常关键的一部分。在当前形势下,央企法治化进行的如何?合规管理为国有资产提供了哪些保障?合规的制度在“一带一路”等企业走出去的行动中发挥了哪些作用?今天请三位跟我们分享一下。首先请问国家电投吴总,当前国资国企改革逐步进入深水区,在各种改革多头并举的情况下,中央企业应该如何防范好改革过程中的法律风险,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国家电投是如何部署或者如何做这项工作的?

  吴姜宏:国资委对央企的风险防范都有明确的要求,要求央企成为依法合规诚信经营的市场主体,国家电投在这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是从三个方面来做这方面的工作。

  第一,严格管理制度。我们根据公司法、国资法和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规范性的要求,制定了严密的实体性的、程序性的制度。首先是在投资管理方面,国家电投制定了投资管理规定、境外投资管理规定,对境内外的绿地投资、并购投资和改扩建的投资,从立项、核准到建设,到运营,到退出,从程序上和实体上都做了严密的规定。同时,我们对这些项目都有严密的合法性的审查的规定和项目后评估的规定。第二,在经营管理方面,国家电投制定了财务资产管理规定、火电、煤炭、铝业、水电新能源管理规定,招投标管理规定,合同管理规定等制定,通过这些制度严密防范经营风险。第三,在议事规则方面,集团公司制定了党组议事规则、董事会的议事规则和总经理办公会的议事规则,从决策范围到决策会议的发起、召集到整个做出决定的过程,也有严密的规范。

  第二,严格监督制度。严格监督制度包括两点:第一是内部监督。内部监督首先是把党的领导融入到公司治理当中,作为治理主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次审计、纪检监察、巡视巡查、法律财务的监督职责非常明确,建立大监督体系。同时在董事会之下有一个风险管理委员会,来管控风险。这是内部监督的一个方面。内部监督的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的内部流程控制体系。所有的决策项目、所有的经营项目,都有一个内部的流程,一个节点挨着一个节点,上一个节点不完成,下一个节点就走不下去,这是通过办公自动化,通过信息化系统建立的。这是内部监督。在外部监督方面,有个外部监督体系,国资委对央企都有一个严密的监督体系,包括外派的外部董事、包括监事会,这是国资委的角度。同时我们自己也有信息公开的制度,信息公开就是很好的监督。我们有专门的信息公开的渠道,我们每年有社会责任报告等等,通过这些来接受社会各方面的监督。

  第三,严格责任追究。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立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制度的意见,集团公司制定了我们自己的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制度,在集团管控、购销管理、工程承包建设、产权转让、固定资产投资、投资并购、改组改制、资金管理等各方面造成资产损失的要根据不同的情形,采取不同的处理办法,包括组织处理,包括扣减薪酬,包括禁入限制,包括纪律处分,严重的话要移送司法。

  我们是从严格管理制度、严格监督制度、严格责任追究三个方面来防范经营风险,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主持人:我们知道国家电投通过吴总的介绍,这两年一直有一个重措施、重制度、重落实,包括透明的机制,让阳光照进去,这可能是法治建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环。

  我们来问问中铁的于总,近年来随着高铁里程路线的不断增长,高铁非常发达,老百姓出门不坐飞机都坐高铁,这个角度说明了高铁飞速发展,我们中铁是如何着手进行法治化建设的?对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又有哪些有利的保障?

  于腾群:主持人说到高铁,我们就充满了激动,也充满了自豪。因为高铁已经成为国家一张非常亮丽的名片,连我们的习主席,连我们的克强总理经常在走出去的时候,都会替我们做推销。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也非常有幸为中国的版图贡献了三分之二的铁路,这其中就包括大量的高铁。

  刚才提到的法治建设,如果和高铁相比,实际上我有个体会,就是我们的法治建设实际上也可以有三个阶段。一个是在普通铁路的速度时期,我们叫普速铁路,我们的法治建设也有这样一段时期,大概在90年代左右,那个时候其实主要还是靠企业的自发对企业法律事务工作的重视程度。第二个大概是在2000年以后,当时的国家经贸委、国务院法制办、司法部、人事部等七个部委在全国20多家国有重点企业进行总法律顾问制度的试点,那个时候,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就作为试点单位之一,我觉得,应该说企业的法治建设进入到提速的时期。就在这个阶段,企业的法治工作、法治建设,进入到一个大发展,而且有了长足的进步。在这个时期,比如说我们推行了以总法律顾问制度为核心的企业法律顾问队伍的建设,以事前预防为核心的企业法律风险防范的体系建设,以重大的制度审核、重大的决策审核,以及重大的经济合同的审核为重点的整个法律工作机制的建设,应当说还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党中央作出了全面依法治国的重大决策。这几年来,国务院国资委也先后发布了一系列关于推进中央企业法治建设的文件,比如说,新的法治五年规划的要求,比如说,全面推进依法治企的指导意见,再比如说,刚刚国务院国资委党委新近下发的关于履行中央企业主要领导在法治建设方面第一责任人的意见。这些都极大地推动了中央企业法治建设的发展。所以,我认为,从这个时期开始,我们的央企的法治建设就进入到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

  主持人:您分享了三个阶段,2000年后、2000年后,一直到十八大后。

  于腾群:十八大以后我认为进入到像高速铁路一样高速发展时期。恰恰也是在这个时期,我们企业的法治建设,因为国资委也提出打造法治央企的目标和口号,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也是紧紧围绕着如何打造法治中铁这样一个目标,来开展各项工作的。

  随着这几年工作的不断推进和加强,应当说在法治建设的顶层设计方面,在整个公司综合制度、规章管理的方面,包括在积极探索有效的合规管理工作机制方面,也包括我们坚持了违法不决策、若决策先问法的基本原则。特别是在“一带一路”推进的过程中,我们还着重加强了海外经营、海外项目的法律风险防范工作。在这些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如果说法治工作和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的关系,我们应当非常自豪地说,我们企业法治建设或者我们企业的法治工作,为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还是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的。比如说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我这里有个数据,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大概这十几年推行企业总法律顾问制度,加强法律顾问建设,加强企业的法治建设,我们的企业法律顾问队伍,从我当时2000年初从基层单位调到集团总部,那个时候我们全集团的企业法律顾问90个人,现在1100人,增长了11倍多。我们所承担的法律事务工作由原来的2005年大概也就是2万多件,现在我们一年20多万件。那个时候我们承担的法律事务所涉及到的标的额大概一年也就是2000多个亿,现在,我们承担的法律事务标的额达到了现在的一万多个亿。应当说这个发展是非常快的。恰恰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为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的持续健康快速的发展,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所以,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还是在同一个时期,现在的资产是那个时候资产的大概7倍,现在的营业收入大概是那个时候营业收入的7倍,同时,尤其是我们的利润,现在的利润是那个时候利润的19倍。这些数据说明,加强企业法治建设,尤其是企业法治建设的作用,还是实实在在得到了发挥,而且是得到了印证的。

  主持人:谢谢于总的分享,我们知道中铁的法治建设和中铁的速度并驾齐驱的,发展得越快,高铁的速度越快,我们法治建设也要跟上队伍。很多人说我们中国法治建设,其实有一定的滞后性,通过于总的介绍,我们知道中铁起码法治建设非常有前瞻性。现在如果让你再回应很多老百姓说我们的法治建设有滞后性,总是出了事之后再去想如何建立健全法治制度,您会怎样跟他们聊?

  于腾群:我觉得这个法治建设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法律体系的建设,这是从国家这个层面来说。从我们企业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主要还是落实、执行国家的有关法律和法规。在这一方面,我们应当说是做到同步的。而且,也有一定的超前性的。所谓的超前性,就是我们要提前分析可能我们的生产、经营、管理过程当中,未来会遇到什么样的风险,那么,我们现在怎样去锁定风险,怎样去制定有效的措施,去化解这些法律风险。

  主持人:甚至在“一带一路”大的背景下,我们要走出去,中铁是对内的脸面、对外的名片。走出去面对不同的国情、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背景,可能这些法律法规的建设都要提前思考。相关“一带一路”的问题,一会儿再请教于总。

  现在想问问商飞的唐总。我们知道飞机制造是高端制造中的明珠产业。需要大量的高新技术的人才储备。您能否谈谈在商飞在专利、商标等知识产权工作上的重点以及成果?

  唐绮霞:刚才中铁的于总做了很好的发言,人们往往都会把高铁和飞机结合在一起。中国商飞是非常年轻的企业,2008年组建,今年走过了第九个年头。九年来,今年是丰硕成果的一年,我们的ARJ飞机安全运营了一周年,我们C919飞机,5月5号首飞了,我们的宽体客机项目在上海5月份也挂牌。这是一个世界上唯一的一家飞机制造企业既做干线,又做支线,还做宽体。在9年过程当中,伴随着我们的型号项目,我们的技术创新在这个过程中功不可没。作为我们知识产权管理人员来讲,知识产权的创造、利用、保护,包括风险的防范,就是我们的工作重点。而且在九年当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拿到这个问题,我想了一下,好象九年前,我到商飞的时候,这个公司刚成立,我们的专利是0,尽管我们的ARJ飞机马上就要首飞了,但是专利是没有的。我们的商标也就是ARJ的几个商标。9年以后,我们专利数已非常多了。我这边因为保密就不展开讲。但是从商标来讲,我们已经有959件商标,959件商标是全球五大洲都有申请的,目前获准注册的已经达到867件,867件商标当中800件是在国外注册的,67件是国内核准注册。这个量是非常大的。

  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知识产权的布局?我们觉得还是要从飞机产品来讲。飞机产品是一款跟其他产品很不一样的产品。我不知道我们高铁的销售合同是怎么约定的,但是在飞机销售合同当中专门有一个条款是关于专利不侵权的承诺。我要把专利不侵权的承诺兑现,必须在飞机产品研制过程当中,实施全寿命周期的知识产权保护。所以,我们公司从零开始,逐步地来迈进。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有几个体会。第一,国家领导人的重要的指示为我们知识产权工作指明了方向。习总书记的讲话,到过公司的人都看过这个片子,他也讲得很清楚,“要花更多的钱研制我们自己的大飞机,最后形成我们自主的、独立的能力,这个能力包括制造能力和研发能力”。所以我一直觉得,为什么国家领导对一个产品有这样一个要求,知识产权方面的具体要求,这跟我们的产品的特性还是有关的。在整个的产品研制过程当中,国家知识产权局,国务院国资委,上海市领导,包括上海市的版权局、上海知识产权局、工商总局,对中国商飞公司知识产权工作给予了很多的帮助和支持,签了框架协议,专门为中国商飞公司召开大飞机项目的知识产权专题的研讨会,为我们出谋划策。我们一路走来,这些对于提高我们研发起点,提高我们知识产权工作起点、管理能级,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就这个题目来讲,除了常规的那些做法,如组织机构健全、顶层设计、制度完善,九年来,有几点我还是有体会的。第一点,我们是用了一个很好的载体,就是创建上海市和国家的专利试点企业和示范企业。这样一些创建工作,包括我们去年开展的知识产权贯标,都有一些具体标准,而且这些标准都是要求非常高的。包括飞机销售,要在目标国进行专利的检索,你的展览必须有什么要求,这是非常具体的。这些要求对于加强你的管理、防范风险,会起到很好的作用。就是你的起点比较高。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拿了一个培育,一年的时间拿了一个创建,我们是在2015年取得了当时上海市唯一的一家国家知识产权示范企业,这个工作是一个很好的手段和载体。通过这个平台提高我们的工作起点。就像国务院国资委的政策法规局开展的三个三年法治工作目标这样一个阶段性的工作,这对我们提高工作还是起到很好的作用。

  第二点,一定要做战略研究。专利申请不能说我要挖掘专利,今天弄一大批,而且这些专利之间是没有关联度的,必须以战略作为引领。我们在这么多年来,我们也承接了国家局、上海局的很多的专利课题,包括总体技术的,吊挂、短舱、机翼一体化设计专利战略研究等,我们还有商业秘密课题,我们自己做了商标课题,我们还有规划,包括大型客机项目可研报告里面,我们专门增加了一个知识产权的内容,这些规划、这些课题的研究,我们通过这些工作可以形成一套非常好的知识产权管理模式。通过一个技术专利战略研究,形成一套管理模式,在其他的技术研发中我们加以推广应用。这是第二点比较深的体会。

  第三点,我们要把知识产权工作和知识产权管理工作、保护工作,和我们的型号项目、基本建设项目融入到一起。我们是在建设项目过程中,对外投资项目过程中,乃至于型号项目中,我们都是把法律人、知识产权管理人员派到我们的团队里面。我们有IPT团队,在IPT团队当中我们有专门的知识产权管理人员。在项目开展过程中,我们提供服务。我们最初的一个洽谈当中,领导说这个项目我们一块出个国,去调研一下。也就是在调研的那天,知道有这个项目,马上检索一下,对方有多少个专利,这个专利有多少是它自己的,有多少是它母公司的,这样的检索工作对我们的合作是非常至关重要的。像这种工作,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就是在项目过程当中,要加强知识产权风险管控。

  另外还有一点,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就是宣传知识产权的文化。我们会围绕“4.26”世界知识产权日组织一些系列活动,不是这一天,这一个月,这一周搞活动,而是整个的一年的系列活动。我们去年做了知识产权十大青年卫士活动,今年做了飞机产品全寿命周期知识产权保护和风险防护的论坛。

  主持人:通过一个一个活动让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深入人心。

  唐绮霞:除了常规来讲,这些工作都是非常重要的。最后一个非常重要的,一定要做好监控和过程当中的风险防控。我们的专利、商标是全程监控的,我们每个月都会做商标的监控工作。我们在自主研发过程当中,对我们的型号产品会定期做风险的排查,这些对我们飞机最后销售出去,防范知识产权风险还是起到很好的作用。后续我们还会在其他几个方面,包括在如何将自主创新和引进、吸收他人成熟技术衔接。我们飞机销售怎么在目标国加强目标国国家法律研究和专利申请,包括飞机飞过的那些国家和地区,我们要进行一个风险的排查。这些都是我们后续要做的工作。

  主持人:谢谢唐总的分享以及您带来的思考。让我们知道了,在知识产权保护当中,对我们国家保持我们的创新、自主研发、自主创新创造的能力是非常至关重要的。

  您刚才讲到了,我们有了好的政策,有了初衷落实到政策、制度,但是要维系这个制度可能需要花更多的成本、人力、时间、金钱,在维系这个成本或者维系这个制度的过程当中,您有什么体会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唐绮霞:我觉得有这么两个体会。第一个体会,这里面一定要有一支我们自己的队伍。风险排除和检索,如果按照常规来讲都是外包的。外包有两个问题,当然他们是很专业的,外包提供专业服务的时候,其实离不开与我们技术人员的沟通。这是一个。第二个,飞机产品的竞争不仅仅是专利技术的竞争,更重要的是技术诀窍、Know-how方面的竞争。所以,这一方面如果让外部的人来帮你挖掘,往往有这种泄密的可能,尽管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有保密协议。所以我们采取的措施就是我们通过培训,培养一支自己的队伍。公司组建的过程当中,我们注重通过培训的方式,有一批专利工程师,让他们具有自己的检索能力。在项目研制过程当中,他们边检索边创新,再把自己的创新成果固化下来。

  主持人:咱们这个队伍也是不断地建设,不断地完善。

  唐绮霞:包括去年我们做了十大卫士评比,在评比当中我们也会发觉一支队伍。非常好的队伍,很棒的。都是搞技术的。我就把技术的第一名的卫士招到了我自己的部门来。通过这个活动,弘扬知识产权保护这样一个文化和理念的同时,也是推动技术人员、技术创新。

  第二个方面考核、奖励要挂起钩来。我们是把专利、知识产权工作和我们的考核体系结合在一起。公司成立的时候就制定制度,专利申请跟职工的职务晋升、职称评定、奖励这些全部是挂钩的。这样一来也是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同时,为了要有这个奖励的和技术投入的,我们在做预算的时候会做进去。就是我前面讲的,我们在做大客飞机项目的时候,可研报告的时候,我们增加了知识产权章节,这个章节给我们自己任务的同时,我们也在争取一定的经费保障。确实,技术创新还是会有一个资金的投入问题。

  主持人:谢谢三位的分享。让我们体会了三位通过各自不同的企业,分享了共同面临的法治建设的问题。

  刚才开篇当中提到了,现在“一带一路”大背景下,央企走出去是不争的事实,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话题。如何代表中国人的素质,中国人的力量,中国人的速度,走出去。相信是摆在很多央企,每个央企人身上的责任。

  在法治建设的进程当中,走出去过程当中会遇到一些困难,但是加强法治建设是不是会对这些困难迎刃而解,货币会提供解决这些困难的方法,吴总能不能首先跟我们分享一下?

  吴姜宏:走出去是我们国家的战略,“一带一路”是共赢的倡议。我们国家电投积极响应国家走出去战略,积极响应国家的“一带一路”的倡议。在跨国经营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工作,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到今年6月底,我们集团公司境外业务涵盖了40个国家和地区,发电装机容量达到127万千瓦,已经开工建设的项目有10个,正在执行当中的电站工程总承包项目有12个,咨询设计、电站运营服务项目有31个,同时还有一批重要的境外项目,尤其是我们承担了国家核电重大专项,在境外我们有一些重要的核电项目。

  在这个过程当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是我们一个重点发展的区域和地区。“一带一路”沿线风险还是比较大的,特别是有些国家或者地区市场经济不那么发达,法治也不那么健全,还有一些国家的政体属于威权体制,风险还是比较大的。在走出去过程当中,尤其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当中,我们集团公司从风险防范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我自己感觉到,有三个重要的方面应当把握的。

  第一,企业自己的定力。企业走出去,在“一带一路”沿线搞建设、搞工程,要符合企业的发展战略,要符合商业性的原则,要符合市场化的原则。我说的这个商业性原则就是要实现双赢或者多赢,我们现在不是当年搞国际主义,也不是搞政治挂帅,我们做的是商业项目,首先要盈利,符合企业发展战略,不符合企业发展战略的项目,我们一概不做。

  第二,尽职调查的充分性对于防范“一带一路”沿线项目防范法律风险非常重要。信息获取要充分和真实,风险的揭示要非常充分。现在我们往往碰到的是什么问题呢?风险的揭示是充分的,但是,风险揭示出来以后,采取的防范措施可能不充分。我自己感到,风险分三类,第一个是企业本身不能规避,也不能承受的风险。比如一些政治风险、政府更迭的风险,包括有些国家的国家安全审查风险,这些我们企业是没有办法解决的。第二种风险就是企业自己自身能够规避,能够使它不发生的一些风险。比如项目本身技术方面的风险,一些税收方面的风险,这些我们自己可以规避的。第三个是企业能够承受的一些风险。比如,我们出去搞发电项目,电价的上下波动,在我们可承受的范围内这些风险。根据这些风险,我们来确定我们这个项目怎么做。

  我们集团公司从立项、核准阶段都对法律风险进行了充分的揭示。因为我们立项阶段和核准阶段都要有法律意见书,通过法律意见书对这个项目的法律风险做充分的揭示。

  最关键的就是风险揭示出来了,要落到后面的协议或者合同当中。我们现在往往是在境外的并购项目、境外的投资项目,谈判的时候,在合同协议当中,防范的措施没有具体的落实。这也是一个最大的风险。项目进行要有最好的期望,同时要做最坏的结局的打算。最多这个项目可以不做,一些风险我们不能承受的话就不做,要有这样一个底线。我觉得有些央企,有些国企,一些并购项目,可能谈判还在进行,让人感觉到我们是必须要拿下这个项目,这样谈判的人就很难。因为没有底线。必须要有一个好的风险调查、风险防范措施的真正落实。

  退出的安排必须要落实。我们现在很多项目谈到一定程度,或者项目也签了,怎么退出,往往是一个薄弱的环节。

  第三,企业经营的本土化。因为我们走出去,在当地来讲就是外资企业,是外商投资企业,我们不能用我们国内的一套制度、国内的一套习惯或者国内的一套管理去要求在境外的企业。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我们很多企业在这方面,我们拿着企业自己的一套合规管理,要求境外的企业去做。包括公司治理机制也是,我们按照国内的一套去要求境外的企业,这是不合适的。这是本土化的一个方面。本土化的另一个方面,在当地发展要特别关注环保和劳工的风险。因为境外即便是一些不发达的经济体,对环保的要求是非常高的,让我们感觉到是不匹配的,经济不发展,但是环保要求很高,采用了可能是国际标准。劳工风险在境外是非常大,很多国企、央企并购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劳资纠纷,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再有就是反商业贿赂。尤其是在经济不发达的经济体,政府相对腐败一些的,但我们不能做商业贿赂的事情。再有,不能把国内的一套用于境外企业,现在各种各样的学习、考察、监督,一拨一拨地去境外企业,这个也应当避免,不能因为这些方面,没有被别人打垮,而是被自己搞垮,这也是不合适的。

  所以我们从这三个方面,一个是企业自己的战略定力,第二个是尽职调查的充分性,法律风险防范措施揭示的充分性,第三个是企业经营的本土化,来防范境外风险的。

  主持人:谢谢吴总的分享和思考,我们也看到国电投法治建设,为自己企业走出去,甚至实现在境外的本土化,做好了非常好的保驾护航的作用。于总,刚才说到了中铁的速度,唐总也说到了飞机,不是说飞机的速度也不行了,因为我们现在中国的高铁是世界上的一张非常亮丽的名片,世界各国人民都非常欢迎,我们的速度非常快,也是非常强硬的拳头产品。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这个问题您有什么样自己的看法?

  于腾群: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也是“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践行者,而且也是主力军。其实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在很早就进入到了国际市场。大家耳熟能详的坦赞铁路,那是60年代末、70年代初,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当年派出了4万名员工远渡重洋把坦赞铁路建起来的,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开始参与到国际市场。应当说发展最快的还是这几年,特别是“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提出。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现在我们的业务已经涉及到了83个国家和地区,我们现在在手的正在建的合同金额已经将近400亿美元。我们去年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也是实现了历史的突破,就是海外的新签订单首次突破了1000亿元人民币这个大关。这都得益于“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推进。

  今年5月份,“一带一路”峰会上,习总书记点了四个重要的项目,这四个重要的项目包括印尼的雅万高铁,包括埃塞俄比亚的亚吉铁路,包括中老铁路,也包括匈塞铁路,这四个重点项目都是由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全面深度参与的。“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提出,也为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的全面走出去,进入国际市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但是,是机遇,也是重大的挑战。就像刚才主持人讲的,我们怎样能够把中国的速度、中国的质量,包括中国的素质,能够真正地带出去,能够走出去,真正地能够实现双赢,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我们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尤其是在实现“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过程当中,面临的风险和挑战还是非常多的。因为我们是从事法律工作的,所以,我们说在法言法,我们认为,在众多的风险当中,境外的法律风险防范是企业走出去,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当中应该面对的一个重大课题。

  在这个方面,我也有深刻的体会。因为我们在从事海外重大业务的过程当中,我们的企业法律顾问,包括我们的外聘律师,基本上都会全程地参与。但是,现在看,还是远远不够。因为境外的法律风险实在是太复杂了。从这点来讲,我也有一些体会。如何进一步做好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当中的法律风险防范工作呢?我有这么几个想法。

  第一,还是要继续提高认识。因为走出去不等于在家里,尤其是跟国内完全是两个概念。首先还是要领导重视在走出去过程当中的法律风险防范。在这里重点抓好两件事情,按照国务院国资委的要求,一个是重点抓好企业主要领导落实企业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的工作,只有企业的主要领导重视了,这场工作才可能继续地推向深入。我一直讲一句话,我说认识的高度,决定执行的力度。第二个要抓的重点工作,就是继续抓好以总法律顾问制度为核心的企业法律顾问队伍建设,只有把这个队伍建设好了,这个工作才有基础,也才有保障。

  第二个想法,就是要积极探索境外企业法律风险防范的规律。因为涉及的国家太多,“一带一路”涉及的国家就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每个国家有它不同的政治、文化、历史、法律、宗教,非常复杂。怎样去做好相关的法律风险防范工作,我们必须去探索、去总结它的工作规律。比如现在国务院国资委正在组织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做的一件工作,我觉得就非常有意义,它在组织我们做“一带一路”法律风险的防范研究。而且,会定期地把它集结成册出版出来,供我们这些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当中去的企业去做参考。这个工作就非常有意义。

  第三个想法,就是要建立一套防范境外企业法律风险的机制。结合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的工作来讲,比如说我们主要是承担一些重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任务。怎样去做好工作呢?比如说,从信息的跟踪、项目资格的预审,到项目谈判,到授权,再到索赔,再到合同纠纷的解决,应该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涉及到整个项目、合同管理所有环节的法律风险的防范机制。这样才能够把所有的法律风险牢牢地控制住,能够牢牢地管住。

  第四个,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要加快培养国际化的法律人才。这个也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课题和任务。所有的工作都要靠人干,没有高质量的、高素质的人才,我们的工作是很难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的。在这一块,我们澳门威尼斯人官网这两年,也在这一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包括走出去,包括请进来,我们加大培训力度,争取在这几年时间里面能够培养一支适应企业走出去,适应“一带一路”建设的高素质的、高质量的法律合规人才。

  主持人:法律人才包括法律队伍的建设一直是我国企业走出去的一项短板,我们一边在学,一边在用,一边还在补。

  于腾群:最后一点,给国家、给政府一个建议,就是从国家的层面,还是继续要做好走出去,包括“一带一路”建设的顶层设计。比如说,加快海外投资的立法,大力发展法律中介的服务,做好“一带一路”走出去的相关配套工作。这几方面工作做好了,我相信“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深入推进,应该会有更加广阔的前景。

  主持人:于总最后的话题落题我非常喜欢,就是希望国家层面给出什么样的政策,最后一个问题问唐总,今天是国资委举办的央企法治建设第一期系列访谈,从您的层面上,刚才说到了中铁,现在大部分的时间有点像自己在跟自己赛跑,但是我们的飞机行业,可能在跟国外在拼。需要国资委或者需要我们国家的层面出一些什么样的政策来保障我们的法治建设?

  唐绮霞:刚才两位老总都讲了,我觉得讲得很好,我作为第三个发言,我觉得我很好发言。我只要做一些补充。

  从整个的中国商飞公司来讲,整个的走出去,刚才于总讲得非常好,离不开单位领导的重视和第一责任人这样一个意识。我们中国商飞公司和其他两位还不一样,就是一个新的公司,我们很少在“一带一路”走出去跟人家做一个合资合作项目。当然,也有项目在洽谈当中,或者也有项目在谈的过程当中,因为我们前期做了尽职调查,做了法律环境分析以后,做出了不再投资这样的决定。对于中国商飞公司来讲,我们是成立的时候就有法律部门,开第一次董事会的时候,就是明确要单独设立一个法律部,这在当时是很少。同时,我们公司的领导对法治工作很重视,我们现任的董事长在我们每年开法治工作会时都会过来参加会议,在会上提出来,要我们“走进一线、走进火线”。什么是火线、什么是一线?当时就明确了,对外投资项目,这个项目本身就是火线,就是一线。你的基本建设项目、你的型号项目,这就是火线和一线。刚才几位老总都说了,法律先行的问题,我们也是采取这样的措施。在项目开始的时候我们会组织一个项目小组,项目小组里面肯定有法律的人员,我们是采取法律人员先行工作这样一个工作机制。项目还没开始的时候我们法律人先冲出去,开始国别研究,境外法律环境分析研究。这里面包括刚才讲到的政策风险,因为我们飞机销售还有个特点,我们不会去很发达的欧洲和美国,我们会在东南亚、非洲卖飞机,他们那边有他们的特点,它的政治环境、政府的更迭,它的排华,它的恐怖,都是我们要注意的。这是第一点我想补充的。

  第二点,在走出去过程当中知识产权很重要。在整个的过程当中,特别是跟我们合作的是世界上最顶尖的飞机制造和供应商。在跟他们合作当中,没有保密协议,你是根本不能谈这个项目的。签了保密协议才开谈,这是一个常规。第二,在谈判当中,知识产权条款的谈判,这个协议的谈判,往往占到我们整个合同谈判的非常大的篇幅。这部分也经常是我们法律人员作为主谈。这部分的内容,关于你的背景知识产权权属,怎么约定,怎么使用,包括衍生和独立的前景知识产权,怎么约定它的权属,怎么使用。包括如果设立的是一个合资公司,合资公司终止以后的知识产权怎么来处置,这些问题都必须在对外走出去过程当中第一环节必须要谈妥的,如果这个东西谈不了,其他的商业条款是很难开谈的。

  第三点,我的飞机产品还有它的特殊性。走出去,刚才讲到基本建设要符合当地的标准,投资合资合作项目要符合当地的投资法,国家安全审查、反垄断,除了这些常规性考虑以外,我们飞机销售在尽职调查时还要关注那么几点,第一,我跟他之间是不是有双边适航的条款,它的适航标准。第二,要看当地的适航当局,即局方的监管能力怎么样。第三,还要看飞机承运人的实际运营能力。可能大家都不一定清楚,看到空难了,而且空难都是有大年和小年,某一年很多的空难就出来了,但是再去看空难到底什么原因发生的,90%以上都是运营过程当中的不当的操作所引起的,而不是飞机制造商的产品的质量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一个运营商的能力,能不能把你这款非常好的飞机飞好、营运好,达到商业的成功,这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又何况我们的飞机产品是要卖给东南亚,卖给非洲那些国家。这样一来,我们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我们更多的可能是在当地设一个客户服务的机构,或者和当地客服的能力做一个整合,形成一个JV公司。产品有产品的特点,我们公司有公司的特点,在关注刚才两位老总讲到的走出去要关注的地方,我们从我们自身来讲还有以上这么一些特点。

  主持人:谢谢三位从各自的企业、各自的角度和领域,为我们梳理了各自的法治建设的一些思考。有关央企的法治建设还有话题、内容还有很多,欢迎广大网友朋友持续关注央企法治建设系列访谈。今天的访谈就这到儿,谢谢三位。再见!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0
热点排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官方微博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官方微信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69号9号楼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大厦 京ICP备14038223号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股份有限公司科技设计部